原發性失眠與氧化壓力

534
0
Share:
原生性失眠與氧化壓力
分享文章

許多體驗過氫氣呼吸的朋友,都會發現睡眠品質似乎比較好,事實上鯉魚兒之前也介紹過另一篇論文:氫氣能提升睡眠品質;氫氣之所以對於失眠可能具有幫助,其實也與「氧化壓力」息息相關!

今天鯉魚兒介紹的這篇研究,是在探討「氧化壓力」與原發性失眠的關係,研究人員利用人體臨床實驗,透過血液的分析,發現那些有原發性失眠的患者,其氧化壓力相較於一般人還高;而抗氧化的能力則較差;這樣的發現給予氫氣幫助失眠的可能路徑:氫氣能有效降低身體的氧化壓力,且能提高體內各種抗氧化酶的活性,進而幫助、舒緩失眠的情形。就讓鯉魚兒帶您深入了解本篇論文吧!



什麼是原發性失眠?

睡眠一直是影響身體健康與否的關鍵因素,失眠是大眾健康的一大殺手,根據統計,全世界有超過 1/3 的人身受任一種失眠症狀所苦,其中有 6% 的人屬於原發性失眠(primary insomnia)。

根據美國精神疾病診斷準則第四版 (DSM-IV)的定義:所謂的原發性失眠,指的是失眠原因並非因心理狀態或其他疾病所造成,也不是因各種治療所產生,同時也不能是其他睡眠障礙引起,最後失眠的時間需連續達一個月以上。

在了解什麼是原發性失眠後,接著我們要更進一步認識「氧化壓力」。



什麼是氧化壓力?

氧化壓力是加速細胞週期、凋亡的重要原因之一,導致如退化疾病或精神疾病的產生,許多生理與病理過程,如老化、感染、環境毒素、情緒壓力、輻射、抽煙、飲酒等都會增加體內活性氧的濃度,活性氧也就是我們常聽到的「自由基」的主要種類。

當這些自由基過度產生,或體內抗自由基的能力下降,或者兩個情況同時發生,就會形成所謂的「氧化壓力」。

我們的身體有原生抗氧化的能力,他們主要是由各種酶所組成,例如超氧化岐化酶(superoxide dismutase, SOD)、過氧化氫酶(catalase, CAT)、谷胱甘太過氧化物酶(glutathione peroxidase, GSH-Px)。

由於自由基的半衰期很短(消失的速度非常快),因此我們可以透過觀察上述抗氧化酶的活性,或者脂質過氧化的代謝產物,例如丙二醛(malondialdehyde, MDA)來間接評估體內自由基的濃度與氧化壓力程度。



失眠與氧化壓力對於心理的影響

研究發現睡眠的改變以及氧化壓力皆與心理疾病息息相關。而氧化壓力更被認為與精神分裂症、強迫症、和恐慌症等疾病有關,這些發現暗示中央神經系統對於氧化壓力的抵抗是很脆弱的,說明了睡眠問題與氧化壓力對於心裡疾病產生扮演重要的角色。

也有研究指出,大腦的自由基在我們醒著時會累積;而在我們熟睡時予以清除,熟睡時大腦產生自由基的速率下降,且能提升清除自由基的效率,因此高品質的睡眠對於大腦的保護是很關鍵的。

儘管如此,我們對於氧化壓力與睡眠障礙之間的關係,還不是那麼清楚,在過去對於氧化壓力與失眠的臨床實驗,主要都是聚焦在「睡眠呼吸中止症』(obstructive sleep apnea syndrome, OSAS);而針對原發性失眠與氧化壓力的討論則幾乎沒有,因此該研究將聚焦在這個主題上。



原生性失眠與氧化壓力關係的人體臨床實驗

該實驗找來 30 位被診斷為原生性失眠的患者,與 30 位健康的受測者作為對照組,30 名原生性失眠的受測者均符合上述美國精神疾病診斷準則第四版(DSM-IV)對於原生性失眠的定義。

所有參與實驗受測者均接受匹茲堡睡眠質量指數(Pittsburgh Sleep Quality Index, PSQI)的評估。PSQI 是一個分數量表,主要在評估受測者的睡眠品質,分數區間為 0 ~ 21 分,分數越高代表睡眠品質越差,通常超過 5 分就表示有可能有某種程度的睡眠障礙。

因此 30 名健康受測者的 PSQI 不能超過 5 分,且也不能有任何失眠或其他睡眠障礙的症狀,否則將予以排除。另外,為了控制其它變因,實驗組(原生性睡眠障礙組)與健康對照組,不管在性別、婚姻狀態、年齡、教育程度上都不具有統計水準上的差異。

研究主要的目的是要比較:原生性失眠的患者其氧化壓力與正常健康的對照組是否有所差異?前面提到,由於自由基存在的時間很短,所以通常是透過檢測血液中抗氧化酶的濃度以及脂質過氧化的代謝產物濃度來間接推測氧化壓力程度。

簡單來說,如果血液中的抗氧化酶濃度較高,則代表抗氧化的能力較強,氧化壓力較低;反之若過氧化脂質代謝物濃度越高,則代表氧化壓力較高。

研究選用的指標就是上述的三種人體內源性的抗氧化酶:超氧化岐化酶(superoxide dismutase, SOD)、過氧化氫酶(catalase, CAT)、谷胱甘太過氧化物酶(glutathione peroxidase, GSH-Px);過氧化脂質代謝產物則是丙二醛(malondialdehyde, MDA),另外還多測量骨髓過氧化酵素濃度(Myeloperoxidase, MPO),MPO 是用來衡量白血球活化程度,通常高濃度的 MPO 會提高氧化壓力,造成氧化損傷。

原生性失眠與氧化壓力

研究找來 30 位原生性失眠患者,與 30 位健康的受測者作為對照組,兩組之間在年齡、性別、教育水平上皆不具有顯著差異。



分析結果

研究結果發現原生性失眠組其丙二醛(MDA)的濃度明顯高於健康組(p<0.05);而谷胱甘太過氧化物酶(GSH-Px)濃度則明顯較低(p<0.05)。

將原生性失眠組的資料做相關分析後,發現丙二醛(MDA)的濃度與匹茲堡睡眠質量指數(PSQI)呈現正相關(r = 0.43, p<0.01);與谷胱甘太過氧化物酶(GSH-Px)濃度呈現負相關(r = -0.58, p<0.01)。

而 PSQI 指數與其他統計數值的相關性則不具統計意義。

這樣的結果暗示了睡眠對於清除自由基,降低氧化壓力扮演關鍵角色,所以原生性失眠患者因爲低

品質的睡眠,導致體內抗氧化能力減弱(GSH-PX 濃度下降)、氧化壓力上升(MDA 濃度上升)。

原生性失眠與氧化壓力

研究結果顯示:原生性失眠的患者,體內GSH-Px 濃度相較於正常人還低;MDA 濃度則較高。



結論

這篇論文主要的發現是:原生性失眠的患者,其內源性抗氧化力下降,導致氧化壓力上升。然而失眠與氧化壓力可能是雙向的,也就是說,氧化壓力提高(可能是因為老化、不良生活習慣、情緒不佳等原因),也有可能使睡眠品質下降,導致失眠。

睡眠的重要性實在是不言而諭,長期的失眠絕對是健康的一大殺手,透過了解失眠與氧化壓力的高度相關,提供了氫氣對於幫助睡眠的絕佳切入點,期待未來有更多更大規模的臨床研究,證實氫氣對於提升睡眠品質的有效性。

原始論文連結:Oxidative stress in patients with primary insomnia


分享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