氫氣能舒緩洗腎患者的疲勞感

796
0
Share:
氫氣 洗腎
分享文章

血液透析」在台灣俗稱洗腎,是一種將血液抽出體外後,再經由血液透析機器的滲透膜,來清除血液中的廢物,例如尿毒素,再把血液輸回體內,為尿毒症的患者主要的治療方式。

然而接受血液透析的患者,常因氧化壓力與發炎提高死亡率,為了解決此問題,研究人員想知道氫氣對於洗腎產生的副作用是否存在舒緩效果。



含氫氣血液透析液對尿毒症患者的幫助

研究是由日本東北大學等 13 個研究機構所共同發表的人體臨床學術論文,此論文發表在知名期刊 Plos one。

這篇論文屬於人體臨床實驗,且研究規模較大,共有 140 名實驗組與 122 名對照組,且整個實驗時間也較長,為期 1 年,算是相當具有參考意義的一篇研究。

最開始參與實驗的受測者達 308 位,是 2011 至 2012 年於日本七個血液透析中心,由研究人員篩選出來,然而過程中需排除罹癌或死亡的受測者,使得最後的人數為 262 名。

受測者篩選流程如下圖:

氫氣與尿毒症

實驗篩選受測者流程圖

實驗的分組採取主觀非隨機分組,兩組分別為含氫氣透析組(E-HD),以及傳統透析組(C-HD),兩組的人口統計資料如下:

氫氣與尿毒症

實驗組(E-HD)與對照組(C-HD) 人口統計資料

兩組受測者均需接受每星期 3 次,每次 4 ~ 5 小時的血液透析,唯一的差別在於氫氣組(E-HD)的透析液裡含有 30 ~ 80 ppb 濃度的氫氣。

實驗為期 1 年,實驗開始時先測量受測者的體重、血壓,以及尿素氮、血肌酐等評估腎臟功能的指標作為基準值,之後每 6 個月重新測量一次,藉此比較差異。



氫氣能減少血液透析患者使用抗血壓劑量

經過一年的實驗後,研究人員發現氫氣組(E-HD)與對照組(C-HD)之間,其觀測的臨床指標並沒有明顯差異,不過在抗血壓劑量上(define daily doze, ddd),氫氣組明顯少於對照組。

統計數據顯示,氫氣組在抗血壓劑量上從實驗開始、第 6 個月、第 12 個月分別為 0.64、0.57、0.57;而對照組則分別為:1.4、1.33、1.5,可以發現氫氣組在劑量上明顯減少,而對照組則沒有。

透過下圖,可以更清楚地發現氫氣對於減少抗血壓劑量的效果,在氫氣組的受測者中,有 33.6% 其劑量下降,15.0% 的人劑量上升;而對照組則僅有 27.9% 的受測者劑量下降,27.9% 的人劑量上升,這樣的差距皆具有統計水準。

氫氣與尿毒症

在「高血壓劑量」中,屬於下降的比例,氫氣組明顯高於對照組。



氫氣能舒緩血液透析患者的疲勞感

根據報告顯示,接受血液透析的患者有 40 ~ 80% 會有不同程度的疲勞感。疲勞會嚴重降低患者的活動力以及生活品質,因此如何減少血液透析患者的疲勞感是個重要的議題。

除了利用客觀的生理數據評量外,研究也要求受測者主觀評量疲勞感,疲勞感的衡量區分為五等級(等級1 ~ 等級 5, Grade1 to Grade5),等級1 為疲勞感最重,等級5 則最輕。

在經過 1 年的實驗流程後,氫氣組的受測者在自主評估疲勞感上相較於 1 年前並無明顯惡化;然而對照組的受測者在經過 1 年的血液透析後,其疲勞感明顯上升。

透過回歸分析,發現氫氣是避免血液透析導致嚴重疲勞感的主要因素。下圖是不同時間點,氫氣組與對照組受測者對於疲勞感的評估,可以發現嚴重疲勞感(等級1 + 等級2, Grade1 + Grade2) 在氫氣組不同時間點的變化不大(不具統計差異);對照組則很明顯越來越多,顯示對照組的受測者,隨著接受血液透析的時間越長,有越高的比例感受到嚴重的疲勞。

氫氣與尿毒症

氫氣組在不同時間點其「嚴重疲勞」(等級1+等級2)的比例並沒有明顯增加;對照組則否。



結論

洗腎是許多已開發國家都很頭痛的問題,健保署公布 107 年醫療費用支出的統計,慢性腎臟病排第一名,去年有36萬4千人就醫,花費健保約513億元,而且國內洗腎人口超過9萬人,創下新高,足見其嚴重性,而洗腎患者在治療過程中伴隨的副作用與痛苦更是不可忽視。

該實驗比較可惜的是氫氣組的血液透析液,其氫氣濃度過低(只有 30 ~ 80 ppb),期待之後的研究可以盡可能提高其濃度,應該有機會得到更好的研究結果。

原始論文連結:Possible clinical effects of molecular hydrogen (H2) delivery during hemodialysis in chronic dialysis patients: Interim analysis in a 12 month observation

分享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