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氫氣對於腦中風的幫助

分享此篇文章
吸氫氣 腦中風

腦中風長期占據國人十大死因前三名,而且有越來越年輕化的趨勢,成為我們的健康殺手。腦中風主要分為兩種,第一種是最常見的缺血性腦中風,約佔八成,其餘兩成則是出血性腦中風。而來自日本的研究小組發現:呼吸氫氣對能有效舒緩腦中風帶來的傷害,減少神經功能損傷!

吸氫氣 腦中風

腦中風分兩種,其中缺血性腦中風為大宗,約占八成

 

吸氫氣腦中風的人體臨床實驗

這篇文獻研究的共同作者之一,就是被稱為「氫分子醫學之父」的太田成男教授。他們認為氫氣作為一個幾近完美的抗氧化劑,對於缺血性腦中風應該會有所幫助,因此開始了這項實驗。值得注意的是,本實驗屬於人體臨床實驗(非利用老鼠的動物實驗),透過核磁共振的成像結果證實了氫氣對於急性缺血性腦中風具有明顯的幫助,就讓我們一同了解詳細的實驗內容吧!
 
 

實驗內容

分組

研究小組首先挑選合適的病患,病患在中風量表分數上需界在 2 ~ 6 分、腦部核磁共振中的腦損傷最大直徑必需在 0.5 ~ 3 公分,另外病患不能有嚴重的糖尿病、肝腎功能不佳、嚴重的心臟病,尤其是心房顫動、嚴重的肺部疾病、氣喘等,經過上述條件篩選,研究人員從 1167 個急性缺血性腦中風病患挑選出 50 名參與實驗的患者,並且隨機分配兩組,一組為控制組,另一組為氫氣實驗組。

分組完後,會先針對兩組病患在實驗前的數據做紀錄,包含年齡、中風量表分數、 MRI 腦損傷程度等與其他重要指標等,發現在開始進行實驗前,兩組的病患病並無統計學上的顯著差異,換句話說這個分組是公平且有效的。

療程

在確認分組是公平之後,開始進入實驗療程,氫氣實驗組(後簡稱氫氣組)的病患,從第二天開始會呼吸 3% 的氫氣,一天兩次,一次一小時,並連續七天。研究人員認為氫氣已是極佳的清除自由基的抗氧化劑,因此並沒有額外使用 Edaravone ,Edaravone 常用於腦中風患者,主要功能是清除自由基保護神經。氫氣組的患者會在第二天起使用 Ozagrel ,它是一種抗血栓的藥劑,能夠抑制血栓烷合成酶,從而抑制血栓烷A2的產生。

而控制組的患者由於沒有吸入氫氣,因此會利用靜脈注射施打 Edaravone ,劑量是每 12 小時 30 毫克,且連續施打 14 天。另外,關於抗血栓的部分,控制組的患者,有 76% 是使用與氫氣組相同的 Ozagrel ,另外 24% 的患者則是使用 Argatroban 這個抗凝劑。

為了確保氫氣組的患者有確實將氫氣吸入體內,在吸完氫氣後會利用氣象色譜分析來檢測血液中氫氣的濃度,結果發現濃度達 24.5 uM,由於純氫氣(100%)於一大氣壓下在水中的飽和濃度約為 800 uM ,根據亨利定律 3% 的氫氣吸入,其濃度約為 800 uM * 3% = 24 uM ,與實際結果相近,證實氫氣有順利吸入體內。

在介紹完兩個組別的療程內容與方法後,接著我們要來看實驗的結果。實驗結果分為兩個大類,首先要先確保氫氣的安全性,再來才去探討氫氣針對急性出血性腦中風的有效性。
 

實驗結果

安全性

實驗利用患者的重點生命指標與血液檢測來衡量氫氣的安全性。重點生命指標如收縮壓、舒張壓、心搏等,這些指標在控制組與氫氣組之間皆無統計學上的差異,唯一有的差別在於氫氣組的氧氣飽和濃度明顯優於控制組,而血液檢測也獲得相同的結果,表示氫氣用在急性出血性腦中風患者是安全無虞的。

有效性

關於氫氣是否對於急性出血性腦中風患者有所幫助,是利用 MRI 腦核磁共振得出的指標與中風量表分數來做衡量。如何衡量腦損傷的程度呢?研究方法先計算腦損傷的區域體積(A),再根據腦核磁共振 MRI 得出腦損傷區域的訊號強度(B)與正常腦區域(C)的訊號強度的比值(B/C),接著再把他們相乘起來(A*B/C)就等於 RSI,利用 RSI 來衡量腦損傷的程度。

結果發現,還沒開始療程時,氫氣組與控制組的平均 RSI 分別為 241 與 272 ,而在經過兩個禮拜後氫氣組的 RSI 下降了 121% ,而控制組的 RSI 卻上升了 219%,兩組之間存在顯著的統計差異,證實了氫氣對於急性出血性腦中風的損傷恢復具有幫助。

腦中風 吸氫氣

氫氣組的腦損傷程度明顯低於控制組(圖片來自論文內容)

 

而中風量表分數如下圖所示,可以看見每次評估中風量表分數時,氫氣組的分數都顯著低於控制組,中風量表分數越低代表從神經損傷恢復的情況越好,神經功能越健康。

氫氣 腦中風研究

氫氣能有效降低 NIHSS 量表分數,代表神經功能恢復得越好(圖片來自論文內容)

 

結論

透過這次的人體臨床實驗可以知道:呼吸氫氣對於急性缺血性腦中風的治療具有明顯的幫助,而且是相當安全的。不過該研究仍然有些受限,例如規模不夠大,只有 50 名受試人員,是比較可惜的地方,另外論文中也有特別提到要給控制組呼吸的安慰劑機器沒有到位,因此沒有讓控制組跟氫氣組一樣透過面罩來呼吸,等於沒有達到雙盲的測試條件(受測人員與施測人員都不知道誰屬於控制組誰屬於實驗組),也是該實驗可以加強的點。

但是無論如何,此研究成果的展現對於氫氣在腦中風的應用上是極具價值的,而且非常值得肯定!未來或許氫氣會成為腦中風急救中不可或缺的治療步驟呢!

完整論文連結:https://www.ncbi.nlm.nih.gov/pubmed/28669654
 

 

分享此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