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過量飲酒,避免遭受大量自由基傷害!

分享此篇文章
氫分子與酒精

酒對於人類的歷史與文化佔有舉足輕重的地位,不管是東西方都有自己獨特的飲酒文化,古人說借酒消愁,也說飲酒作樂,似乎開心要喝、不開心更要喝。前陣子鯉魚兒看電視報導,韓國特有的文化,更將飲酒推向了高點,平均一個晚上就能喝掉 700 萬瓶,是亞洲之最,但大量飲酒對身體的負擔可能遠超過你的想像。

過量飲酒如何傷身

許多人都聽過喝酒傷肝,這句話基本上是對的,因為喝進去的酒精主要成分是乙醇,就是透過肝臟來代謝,肝臟中的乙醇去氫酶能夠將乙醇分解為乙醛,接著再透過乙醛去氫酶轉換為乙酸,乙酸會被轉換成乙醯輔酶 A,進入檸檬酸循環產生能量,同時被分解為二氧化碳和水,透過肺臟與腎臟排除。

然而肝臟在代謝乙醇,將其轉變為乙酸的過程,其實透過氧化還原反應,將乙醇氧化成乙醛,再將乙醛氧化成乙酸,而體內氧化還原反應時常伴隨著自由基的產生。根據研究發現,在代謝乙醇的過程時體內會產生大量自由基,特別是羥自由基(  OH•  )與超氧自由基( O2•- ),若您是鯉魚兒的忠實讀者,一定馬上了解到羥自由基身為毒性最大的自由基,自然會對我們的肝臟產生嚴重的傷害,它會使我們的肝細胞脂質過氧化,產生肝臟疾病。

氫氣氫水與酒精

我們吸收的酒精,有 90% 以上都是透過肝臟來代謝。

 
然而過量飲酒的傷害不僅如此。
 
 

乙醛是痛苦的根源

過量飲酒後,會讓你頭痛想吐,其實就是乙醛的累積。前面提到肝臟會先將乙醇代謝為乙醛,除了乙醇去氫酶外還有像過氧化氫酶等其他多種酵素可以幫助乙醇代謝成乙醛,但乙醛代謝成乙酸幾乎只能靠在細胞質或粒線體中的乙醛脫氫酶,而乙醛脫氫酶的又需要 NAD+ 做為輔酵素,換句話說乙醛脫氫酶在代謝乙醛成微乙酸的速率是有限制的,一旦大量飲酒,就會使乙醇代謝的途徑卡住,因為大量的乙醛來不及被代謝,於是累積在體內,而可怕的是東方人乙醛脫氫酶2的基因缺損率明顯高於西方人,這些基因缺損的人只要一喝酒往往會臉紅紅。

偏偏乙醛又是很毒的分子,毒性大過我們喝下去的酒精,乙醛會跟細胞的膜蛋白結合,進而使細胞硬化或凋亡,而乙醛會隨著血液流經各個器官,如果流道我們的大腦,就會產生噁心、嘔吐的身體防禦機制,告訴你不要再喝酒了!

此外,乙醛在血管的累積也會使微血管擴張,這就是造成我們喝酒臉紅的原因,許多東方人喝酒後容易臉紅,通常是因為粒線體內的乙醛脫氫酶無法正常作用,這種類型的人通常被歸類成:不會喝,但也不愛喝的人。因此臉紅表示血液中的乙醛已經過量了,已經開始對身體造成傷害!!

而乙醛跟細胞膜蛋白結合後,會被偵測為外來物,引起噬中性白血球大量聚集包圍,並釋放自由基做為生化武器,產生發炎反應,攻擊肝細胞,長期下就有可能轉變為酒精性肝炎甚至肝癌。

乙醛與氫氣

乙醛在體內的累積,會使得我們產生頭暈、想吐的症狀。

 

氫分子對酒精性肝損傷具有保護潛力

透過了解過量飲酒傷害肝臟的途徑後,我們發現「壞自由基」扮演重要的角色,因此研究人員自然發想:最完美抗壞自由基的氫分子是否在這方面具有正面的效果?答案相當正面。

研究人員利用大鼠做動物實驗,他們利用梯度酒精灌胃的方法長達 12 周,而建立大鼠慢性酒精肝損傷的動物模型,並利用氫分子鹽水腹腔注射做為治療組,而注射等熱量等體積的糖水做為空白對照組。

研究人員檢測大鼠身上的谷丙轉氨酶(ALT,就是我們常聽到的GPT)、穀草轉氨酶(AST,就是我們常聽到的GOT),因為這兩個指標在肝臟受傷、發炎時會上升,另外還有丙二醛(MDA),則是脂質過氧化的產物,用來衡量肝細胞細胞膜被自由基氧化的程度。

研究結果顯示,腹腔注射生理食鹽水的治療組這不管是 GPT、GOT、MDA 等三項指標相較於只注射糖水的空白對照組皆有顯著的下降,代表氫氣針對酒精性的肝損傷、發炎具有保護的潛力。
 

結論

儘管有研究顯示,適當的飲酒對於心血管功能有正面的幫助,但更需注意的是一旦過量後,對於身體健康將造成危害,特別是肝臟的負擔會加重,體內 90% 的酒精都是在肝臟進行代謝。

據美國健康局(United States Department of Health and Human Services Guideline)建議安全飲酒量,男性為每週21單位,女性為14單位,一單位大約等於啤酒或蘋果酒約240mL、紅葡萄酒約100mL。但是東方人有基因缺損的顧慮,不能一昧的依照西方的標準,因此一喝酒就臉紅的人群,建議再減少飲酒量及次數。

小酌怡情,但切記過量,才是保肝上策。

參考資料:
劉燦榮教授著作 ─ 淺談氫分子預防疾病之原理與應用實證,第二章第一節:氫分子預防肝病之應用實證
蔡欽仁:漫談酒精對人體健康的影響
譚健民:酒精性肝病危險因素之探討
台北醫學大學陳麗如:台東地區酒精性肝臟疾病患者體內抗氧化狀態之研究
氫鹽水對大鼠酒精性肝損傷的保護作用
 

 

分享此篇文章